黑暗的盡頭

Crispy脆樂團

有沒有一首歌 能夠唱完一生的不捨
還是 會有一句話 能夠說完二十歲的躁動悶熱
有沒有一個人 能夠永遠抱得緊緊的
或是 會有那一天 我們再也不需要永恆

把雙手交給我 把眼淚交給我
讓我在黑暗的盡頭裡和你一起脆弱
別害怕低下頭 我會在你身後
為你打破所有的枷鎖
直到你真的了解自由
是你和我 一起走

有沒有一幅畫 能描繪你濕透的靈魂
或是 會有一首詩 可以讀懂你欲言又止的雙唇
有沒有一盞燈 關上了就看不見傷痕
還是 會有一束光 看見了夢想就會成真

把雙手交給我 把眼淚交給我
讓我在黑暗的盡頭裡和你一起脆弱
別害怕低下頭 我會在你身後
為你打破所有的枷鎖
直到你真的了解自由
是你和我 一起走 一起走 一起走

把雙手交給我 把眼淚交給我
在宇宙的角落一起走到黑暗的盡頭
別害怕低下頭 我會在你身後
就算沒變成永垂不朽
至少有你和我一起走
黑暗的盡頭 是你和我

有沒有一個吻 值得賭上每一分青春
相信 會有一雙手 只要握緊了就覺得不虛此生

作詞:盧羿安 Skippy
作曲:盧羿安 Skippy

如任何問題.歡迎來信告知↓↓↓↓↓